2017-04-21至2017-04-22 上海好望角大饭店(中科院上海学术活动中心)
导航

PNAS:鉴定出基因SMARCE1是早期癌症浸润所必需的


2017年4月4日/生物谷BIOON/---一种通用的早期乳腺癌疗法产生一种矛盾的现象:上百万美元用于不必要的外科手术和放疗来治疗具有低风险原位病灶的女性,而据估计,她们当中的85%从不会发展为浸润性乳腺癌。与此同时,标准的保守疗法不足以治疗很多已进展超过这种原位病灶阶段的早期乳腺瘤,而且不能够阻止它们扩散到体内的较远部位。

如今,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怀特海德生物医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鉴定出基因SMARCE1在一部分可能变成极具浸润性的早期乳腺癌中过量表达,这就使得首次将浸润性较差的乳腺瘤与可能发生扩散和转移的乳腺瘤区分开来成为可能。利用这种生物标志物,医生们可能更好地调整疗法以便匹配每名患者体内的乳腺癌行为。

这些研究人员发现50%的具有高SMARCE1基因表达的早期乳腺癌在初步确诊后10~15年的某个时间点会发生转移。麻省理工学院生物学助理教授、怀特海德生物医学研究所成员Piyush Gupta说,“早期乳腺癌并不都是一样的。牢记在心的是,它们中的一些注定会发生转移,而且应当从一开始就加以治疗。”

为了确定一些原位病灶为何要比其他的病灶更具侵袭性,来自Gupta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分析了在浸润性乳腺癌中增加表达的大约350种基因的调节物。他们鉴定出一大群这样的基因,这些基因允许乳腺癌细胞侵入到它们的胞外基质中。一种基因调节着这群基因:SMARCE1。

明显的是,SMARCE1影响着所有参与乳腺癌细胞浸润和转移的关键基因。有趣的是,SMARCE1似乎仅在转移的早期阶段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这就使得它成为这个关键步骤的一种合适的生物标志物。

博士后研究员Yuxiong Feng说,“我们研究了这个转移级联事件的每个步骤,结果发现原始位点上的肿瘤生长和较远位点上的转移瘤生长并不受到基因SMARCE1的影响。仅浸润受到它的影响。”

事实上,当这些研究人员分析了Gupta实验室构建的人乳腺组织模型中的SMARCE1活性时,他们确定SMARCE1是局部的乳腺癌细胞逃入周围的组织中所必需的。若缺乏这种基因,这些癌细胞保持在原位,而且是相对无害的。

这些研究人员也在一项回顾性研究中分析了来自大约200名早期乳腺癌病人的肿瘤组织样品中的SMARCE1水平。具有最高SMARCE1水平的那些病人最可能发生转移,而且具有最差的治疗结果。SMARCE1水平与预后之间的关系也适合于肺癌病人和卵巢癌病人,这提示着这个基因的重要性并不局限于一种癌症。

为了评估SMARCE1在其他癌症中的作用,这些研究人员正在与肿瘤学家合作采取接下来的步骤以便将他们的发现转化为临床研究。(生物谷 Bioon.com)

本文系生物谷原创编译整理,欢迎转载!点击 获取授权 。更多资讯请下载生物谷APP

原始出处:

Ethan Sokol, Yuxiong Feng, Dexter Jin et al. SMARCE1 is required for the invasive progression of in situ cancersPNAS, Published online: 3 April 2017, doi:10.1073/pnas.1703931114


邀请函

下载邀请函

赞助企业

×
留下姓名电话和邮箱,邀请函直接发送到邮箱
*姓名:
* 电话:
* Email: